外东北沧桑:俄罗斯土地收集者——波亚尔科夫首航黑龙江

大家好,欢迎收看有关外东北的系列节目。在上期文章中,我们知道了在1638年到1640年间,俄罗斯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刺探到有关黑龙江的情报。

卡贝洛夫从勒拿河方向抵近外兴安岭,莫斯科维金从海路抵达黑龙江下游,别尔菲利耶夫从贝加尔湖方向抵达黑龙江上源石勒喀河。

在这几条线路中,因为鄂霍次克海的暴风雪、流冰、浓雾和巨浪,使得东线的航运条件极差,莫斯科维金之后很少有人使用。相比之下,其它两条线路更为顺畅。为了收集新土地,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冒险家通过这两条线路,纷纷涌入黑龙江流域。

“发现”黑龙江的情报从不同渠道传到雅库茨克督军戈洛文耳朵里。作为沙皇的御前大臣,他建功心切,为此他派出了3支远征队,去搜集有关黑龙江的详细情报。

但这三批队伍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或者收获不大,或者半途而废。反而有一个名叫阿维尔基耶夫的“实业者”获得了更有价值的情报。

所谓“实业者”,就是沙皇俄国那些怀揣着发财梦,冒险涌向西伯利亚的破产者和流浪汉。他们作为猎人和个体户,独自猎捕毛皮,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西伯利亚严酷的自然条件造就了他们无畏的性格,为了追逐毛皮兽,他们沿着河流往往能迁移到很远的距离。

阿维尔基耶夫就是一名了不起的“实业者”,他是最早闯进达乌利亚的俄国人。后来,他到达了石勒喀河和额尔古纳河的交汇之处,也就是今天黑龙江漠河附近。

阿维尔基耶夫同当地达斡尔人进行贸易,交换他的商品——小玻璃珠子和用以猎貂的铁箭头。后来,当地居民把阿维尔基耶夫逮住了,并把他押送到土著人酋长们的居住地。经过审问,达斡尔酋长释放了阿维尔基耶夫。

阿维尔基耶夫随后返回雅库茨克,立即向督军戈洛文汇报了情况。新情报令戈洛文兴奋不已,决定派出以瓦西里·波亚尔科夫为首的哥萨克,前往黑龙江探险。

波亚尔科夫起初是戈洛文手下的一名文书官,他最早出现在俄国文献上,与雅库茨克那次著名的迁址有关。

1632年,俄国人在勒拿河右岸建立了雅库茨克,它很快担负起为沙皇收集新土地的使命。因为经常遭受勒拿河春季洪水泛滥的威胁,戈洛文有意将碉堡迁个新地方。这个计划得到沙皇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的支持。

为了寻找新址,该项工作委托给了波亚尔科夫。经过认真勘察,波亚尔科夫最后给戈洛文递交了呈文:“有一块叫埃尤科夫的草场,是个建造碉堡最好和最合适的地方。”

戈洛文采纳了波亚尔科夫的建议,立即着手建城。首先驱逐定居在那里的雅库特土著民,然后强征他们参与建城劳动。结果在1642年引起了雅库特人的大起义,戈洛文下令,对于反抗者格杀勿论。结果碉堡周边的许多雅库特人的房舍被焚毁,反抗者的首领和雅库特“最优秀的人”均被吊死或杀死。

在戈洛文的铁血手腕下,建造新城的障碍逐一清除。1643年,哥萨克终于在勒拿河的左岸建起了新的雅库茨克。这里距离旧城15公里,交通便利。新城建立后,戈洛文马上把它作为向黑龙江流域扩张的桥头堡。

下一步,戈洛文计划远征黑龙江,胆大心细的波亚尔科夫映入他的眼帘。为了支持这次远征,雅库茨克方面进行了周密的部署。

远征队准备了船帆、麻包等用的帆布4312俄尺,新制绳索325俄丈,旧绳索790俄丈,缆绳380俄丈。还配备了许多造船工具,如凿子、钉子、钻头等。为哥萨克配备了铠甲、头盔、盾牌和各种火绳枪、火炮、火药和弹丸。

为了便于同土著民打交道,远征队还携带了9俄尺红色上等呢绒,以及9.5俄丈天蓝色呢绒。

与此同时,波亚尔科夫抓紧时间搜集有关黑龙江的情报。他认真检查卡贝洛夫的探险资料,详细询问莫斯科维金的同行人员,力争做到心中有数。为了万无一失,波亚尔科夫还邀请莫斯科维金手下人员参加这次远征。

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到位了。1643年7月25日,波亚尔科夫一行人离开了雅库茨克。

考虑到路途的遥远和艰辛,以及潜在的与中国军队发生冲突的担忧,探险队这次所携带的辎重和武器的数量很多。

远征队拥有士兵112人,猎人15名,收税官2名,翻译2名,铁匠1名。这支“大军”共有133人,相比于此前的远征往往只有几十人的规模,这支队伍算得上浩浩荡荡了。

阿尔丹河口。然后溯着阿尔丹河而上,用时4周抵达乌丘尔河口,又用了10天时间航行至戈纳姆河口。哥萨克从这里向上行进200多公里,再往上就不通航了,因为那里形成了许多瀑布和险流。波亚尔科夫一伙人在每一道瀑布前都要把船只拖上河岸,然后再放入瀑布之下的河道里。戈纳姆河在这段河道共有40多道瀑布,至于小瀑布还不在其数。

就这样,哥萨克在途中克服了无数激流险滩,越过了42个石梁和22个浅滩,最后航行到

但这时严冬将至,河道已经封冻,道路难行,队伍损失了两艘木船。波雅尔科夫不得不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把队伍一分为二。留下42人由五十人长

其余的大部队由波亚尔科夫率领继续前行。他们沿着牛耶姆加河两岸积雪厚重的道路,通过乘坐雪橇的方式开始翻越巍峨的

(斯塔诺夫山脉)。在跨越了其中的一个隘口后,不知不觉间,哥萨克已经越过了黑龙江和勒拿河的分水岭。

乌姆列坎河,建立了寨堡。波亚尔科夫从而成为俄国历史上第一个翻越外兴安岭的人,在这里,他们遇到了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中国达斡尔人。

亨滚河(阿姆贡河)、乌第河一带的有使鹿部,包括基里亚克人(尼夫赫人)、奇勒尔人等许多民族。另外,在黑龙江下游和乌苏里江两岸还生活着赫哲族等鱼皮部。

他们都向清廷纳贡称臣。后来清朝入关争夺天下,由于自身人数太少,为了解决兵源问题,多尔衮和顺治几乎把整个满洲的少数民族都带走了。正当黑龙江流域最空虚的时候,波亚尔科夫抵达了

,俄国人惊奇地发现在精奇里江沿岸的村庄都是由宽敞的木头房子组成的,房子的窗户用油纸糊住。当地的达斡尔村落人口稠密,他们从事农业和畜牧业,寨堡里储存着大量的粮食和豆类,有许多牲口和家禽。达斡尔人普遍穿着丝绸和棉布衣服,很明显,这是他们用毛皮同南方的满洲人交换来的。

精奇里江的富庶引起了波亚尔科夫的贪欲。他立即部署手下捕捉人质,勒索毛皮和粮食。从人质那里,波亚尔科夫获得了更多的情报。

“结雅河、石勒喀河、松花江、阿穆尔河以及其它支流沿岸,没有银矿和其它矿藏,没有染绸缎的蓝色染料。这里所有的银器、绸缎、铜器和锡器是从可汗那里运来的,使用貂皮买的。”

波亚尔科夫经过审问,得到了精奇里江中下游以及相邻的满洲土地的第一手情报,还搜集到了精奇里江左岸的一条大支流——

牛满江(布列亚河)流域,和达斡尔人关系密切,属于索伦部。他们的语言和满洲一样,但当时还未被纳入满洲共同体。清军入关把绝大部分人口带走后,“边缘化”的久切尔人留了下来。久切尔人那里物产丰富,饲养着许多马、牛、羊和猪,森林里山猫和狐狸也很多。他们进山猎取黑貂,从帐篷里出来,一天就能猎到10多只貂。他们猎貂的方式和西伯利亚大森林里的土著民一样,主要使用弓箭,但也有人使用猎网和捕兽器捕捉。

从精奇里江往下游走,居住着定居的久切尔人。他们种植粮食,饲养牲口。那条精奇里江水量充沛,盛产各种鱼类,两岸还有黑貂和其他珍禽异兽。

哥萨克还打探到,如果顺着精奇里江而下,进入黑龙江,在靠近大海的地方居住着

。他们也是定居民族,不种粮食,以捕鱼为生。纳特基人其实就是如今的赫哲族。

在波亚尔科夫进入结雅平原的第一个冬季,哥萨克已经基本上把黑龙江中下游的地理概况摸清楚了。下一步,波亚尔科夫决定不等得到后方补给,立即扩大战果。

在后续的一年多时间里,波亚尔科夫从精奇里江出发,荡舟黑龙江,最后顺流出海。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